第107章 居家不种槐
书名:乡村小术士 作者:水冷酒家 本章字数:2339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9 22:59:46

安悦一片好心,牛小田欣然接受,大方道:“这次赚了钱,咱们三七开,不让你跟着白忙。”

“牛老板,谢谢了!”

安悦没好气地抱抱拳,能有这样分成比例,已经是破天荒。

这小子可不是一般的小气,就差雁过拔毛了。

次日上午!

牛小田又穿上笔挺的西装,派头十足地坐上安悦的私家大众车,一路前往青云镇。

路边的工地上,一派热火朝天的场面。

推土机、挖掘机轰鸣作响,到处都是工人忙碌的身影,已经进入打地基的阶段。

还有不少运输车,不断将钢筋水泥等建材运过来,顺道将多余的土方运走,倾倒在泥鳅河边,当做了堤坝。

看见了林大海,穿着工作服,戴着安全帽,在工地上走来走去,正在进行各种检查,很是认真负责。

“林大海这人蛮不错的,每天都是第一个来,最后一个回去。有他做榜样,别人也不好意思偷懒,他完全对得起那份工资,可以考虑加薪。”安悦公正评价。

“嘿嘿,忙起来好,也省得他胡思乱想,总琢磨家里那点破事。”

“哼,老婆喜欢神游,女儿喜欢发神经,还不如在外面干活。”

安悦没留意牛小田话里的意思,一边开车,一边好奇打听:“话说回来,林大海当年用了什么手段,将一个女大学生骗回来当老婆?”

“我哪儿知道,这段历史,连英子都不清楚。”牛小田摇头,说的也是实情,林大海两口子对这段往事,一直讳莫如深。

牛小田跟林英从小玩到大,都未曾听到过只言片语。

“昨晚在网上跟我爸聊天,他说,姜丽婉当年优秀的不得了,还是学生会主席呢,追求者无数!她这种性格的人,怎么甘心留在农村,还一待这么多年?”

牛小田摇摇头,岔开话题,“你爸也是追求者吧?”

“哈哈,我问了,他没回答。我太了解他了,这种情况,多半就是求爱失败,还搞得很难堪。”安悦哈哈一笑,反而觉得这件事儿很有趣。

哪里失败了?

安悦就是曾经爱情成功的杰作,只是懒得管闲事的牛小田,不想点破。

“现在我终于懂了,姜丽婉为什么对我那种态度。”

“为啥?”牛小田连忙问。

“什么口气,吓我一跳!”安悦抱怨,又想当然道:“你想啊,昔日的追求者安同学,如今混得出人头地,成功商人。而她流落乡下,脸朝黑土背朝天,只是个村主任夫人。呵呵,现在村主任也换成了安同学的女儿,换谁都会觉得不舒服吧!”

“姐,你的智商明显被黑子拉低了。”牛小田皱眉。

“难道我说的不对?”

“当然不对,她只是,更年期到了。”

“也早了点吧!”

一路聊着天,青云镇很快就到了,牛小田拨通了范志辉的手机,傲气表示,自己是坐着专车来的,询问在哪里汇合。

开车的安悦直翻白眼,就这么个破车,有啥好显摆的,只比摩托车强点,照比范志辉的车还差了一截。

范志辉先是嘘呼一句,兄弟厉害了,然后就给了个地址,让牛小田先赶过去。

理由是,自己这里来了个重要客人,一时走不开。

“范志辉的架子还挺大,有这么求人的吗?”安悦表示不满。

“嘿嘿,多理解吧,他是故意的,不想搭理见到他就流口水的小姨子。”牛小田嘿嘿笑。

“小田,这是精神疾患,不行就赶紧撤。”

“我懂!”

按照地址,两人很快就来到范志辉的老丈人家。

这是位于小镇西北的一处民宅,刷着红漆的大铁门和同色系的红砖围墙,看起来非常气派。

还有果树从墙头探出来,正是杏树。

很对应那句古诗,一枝红杏出墙来!

范志辉的媳妇巩娟,早就收到消息,站在家门口等着。

一看到牛小田,巩娟就像是见到了救星,泪眼汪汪,哽咽道:“小田兄弟,我妹妹的病就拜托你了。最近也不知道咋了,女儿刚好,家里又出事儿了。”

“一定尽力,先看看情况吧!”

巩娟见过安悦,一时间没想起来叫什么,只是勉强笑了笑打声招呼,随后打开大铁门,将二人请了进去。

迎面是四间大砖房,看起来很新,最近才翻盖过。

水泥地面的院子里,摆放着石桌石凳,东南角还有一棵小树,叶子耷拉着,像是刚栽种不久。

牛小田也没进屋,跟安悦一道,就在石凳上坐下来,将针盒放在石桌上,又用金灿灿的打火机,点起了一支烟。

巩娟自然注意到,牛小田西装革履,今非昔比,那只打火机也价值不菲。

只是,没心情进行点评,急忙跑进去屋内,端来了刚沏好的茶水。

“小田兄弟多理解,我爸妈都挺老实的,不太习惯见人。”巩娟带着歉意。

“没关系!”牛小田摆摆手,指着小树问:“姐,那是一棵槐树吧?”

“对,我爸听人说,种槐树能够镇鬼,半个月前才栽的。”

“槐树不适合栽种在家里,非但不能镇鬼,可能还招鬼,早点处理了吧!”牛小田认真道。

“我妹的病,是不是跟这棵树有关?”巩娟立刻敏感起来。

“应该不是,这棵树还没长成,总之,防患于未然吧!”

“嗯,我这就去喊妹妹出来。”

巩娟说完,又进了西屋,拉拉扯扯好半天,才将一个年轻的女孩给拽了出来,正是妹妹巩芳。

巩娟本就长得不错,妹妹巩芳比她还漂亮,皮肤白净,个头高挑,体型也是一流。

但她这个年纪还没嫁人,多半是因为,有成功的姐夫作为参照,眼皮子很高,一般人是瞧不上的。

“姐,我没病,瞎鼓捣什么。”巩芳很不满。

“怎么没病?我看你还病得不轻,傻乎乎的,吓得你姐夫都不敢来。”巩娟皱眉。

“切,白眼狼,他是故意找借口,不想来尽孝心。”

巩芳哼了一声,不以为然,可是,当看见院子里的牛大帅哥时,瞬间就像是换了一个人。

眼睛直了,小嘴张开,口水从嘴角流下来,拔出亮晶晶的丝线,身体也开始扭捏地晃动着,果然是一幅标准花痴模样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