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5章 摸错人了?
书名:我的皇位不太稳 作者:看天思地 本章字数:4531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9 23:55:55

月余过后,阳光依旧明媚,京城的大街小巷里每天都在重复着昨日的景象,微风拂过,那不经意间的丝丝凉意,让人意识到,在不知不觉间,烦闷的夏日即将离去。

在既有暖日又有凉风的日子里,是出行、逛街的不二选择,这个想法对谁都适用,王公贵族、平头百姓,或者是主持正义的武林侠士。

这其中自然也包含了靖朝著名女捕头,无情。

闹市里人群熙熙攘攘的,无情坐着轮椅,在一个又一个的摊位上流连忘返,脸上露出了从来未曾有过的笑容。

在不远处,有两个人偷偷摸摸的跟着无情,眼睛一直随着无情而移动,同时,两人忍不住的窃窃私语。

“这是怎么回事?无情这段时间怎么怪怪的?你又怎么招惹她了。”

“我没有啊,我发誓,最近我一点特殊的举动都没有。”

“哦,明白了,那就是因为你没有改变,哎,哎,跟你开玩笑呢,不带动手的啊,那今天无情为啥这么开心,这你总知道了吧。”

“能不说废话吗?我要是知道,我还把你叫过来干什么?好不容易这段时间没什么大案子,总算有时间能歇一歇,怎么就变成这样了?”

此时这条街道上若是有那种稍微有点见识的平民百姓,绝对会被吓得双脚发软,这条普通的街道上到底是出现了什么样的大案,竟值得四大名捕之三出手。

不错,跟随在无情身后的两个人是冷血和铁手。

自从半月前,无情就时不时跟换了一个人一样,为人处世和往常迥然不同,可往往一到了晚上就好了,问她原因,她要么不说,要么总有牵强的理由。

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,重要的是,五日前姬遥花当着无情的面约冷血出去玩,无情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,不生气不说,还劝他出去,说想自己一个人逛街。

这下冷血是真的慌了,无情绝对有问题,这不,今天无情又要一个人逛街,冷血就要跟着她,想要看看,她是真想一个人逛街,还是想找人陪她逛街。

本来今天铁手是和人约好了喝酒的,见状,他连酒也不喝了,就要跟着冷血一起,冷血怎么说都不行。

这倒不是因为铁手八卦,而是因为铁手怕无情真有事,这要是让冷血碰到,绝对会出人命的。

可如今看来,无情真的只是一个人逛街,玩的还很开心,这让两人有点摸不清头脑。

无情什么时候变得和普通女子一样了?她往日里不是一有时间就要练功的吗?

不过,不得不说,无情笑起来是真好看,比平时好看了不知道多少倍,这不,光远远的看着,就把冷血给看楞了。

“行了,还看什么,真不知道你怎么会这么小心眼,无情怎么会像你想的那样,现在没事了吧,可以回去了吧。”

在确定没事了以后,铁手故作正义的站在无情一方指责冷血。

“是是是,我小心眼,你先回去吧,我再待会,一会儿无情要是买东西,我好帮她拎一下。”

这是冷血想多欣赏一下,无情少有的笑的时候,可在万年单身狗的铁手看来,就是冷血还不放心。

这一句话就把铁手给气到了,还没来得及指责冷血,眼前这条嘈杂但有序的街道突然发生了变化。

一个衣衫染血的男子从远处袭来,不知撞翻了多少摊位和行人,看样子目的是横穿这条街道。

不巧的是,那男子的正前方正是费劲想要推着轮椅离开原地的无情。

虽然不知道无情为什么不使用真气快速躲避,或者直接把这名男子制服,但冷血想不了那么多,等了几个呼吸,看无情还没有动作,冷血直接跳了上去,把男子给拦住了。

还在莽冲的男子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前的不远处突然多出了个男人,但他也是需要看路的。

在抬头时,看到眼前站着一个身穿六扇门制服的持刀男人,那男子不仅没有躲避,反而脸上露出一丝狠色,双手成爪状,直接向冷血的心口抓去,企图一击毙命!

冷血虽然也吃惊男子的反应,但身经百战的冷血丝毫不显慌乱,刀不离鞘的挥刀格挡。

本来见男子没有减速,无情都不想要轮椅了,可屁股刚刚抬起来,眼前一花,冷血就莫名其妙的出现在眼前了,还来不及说话,下一秒两人直接就打起来了。

照道理说,冷血想要制服眼前的这个男子,就算不能说容易,也不会在短时间内出现劣势。

可现场的情况却和想象的不同,那男子是压着冷血打的。

原因有三,一是,有心算无心,二是,那男子上来就要搏命,而冷血刚开始丝毫没有动手的欲望,连刀都懒得出鞘,三是,那男子武功精妙,招招连环,攻敌必所救,让冷血十成的实力发挥不出一成来。

“无情,你没事吧?”

此时铁手已经走到了无情身边,询问道。

闻言,无情摇了摇头,问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?有案子?”

“不,是意外。”

铁手回答的同时,见无情没有出手的意思,铁手就上前一步,伺机进入战局准备帮忙了。

可还没来得及加入战局,身后的无情就突然说出了一番让铁手想象不到的话,使得铁手脸色一变,阴晴不定。

“这人用的是龙爪手,抢珠三式,他现在要左手撞你胸口,右掌斩你腰肋,左手便抓你的气户穴........”

这一架冷血打的是真来气,失了先机不说,眼前这男子一直在快攻,招式还不带重样的,冷血只能连连躲避,硬接,一身实力发挥不出一二来,不仅如此,冷血连刀都拔不出来。

心中还在埋怨,铁手和无情两人怎么还不出手,就在那看自己笑话?

还没埋怨完,无情的话就顺着风传进了耳朵里,因为是无情,冷血给出了十足的信任,下意识就按照无情说的招式破局。

无情的话自然也进了出招的男子的耳朵里,只见他脸色一变,但招式已出根本来不及变招。

原本还在被压着打的冷血,顺便翻盘,把男子制服。

有意思的事来了,冷血刚把男子制服没过十息时间,几个西厂的人突然赶到,道了声谢,就要把男子带走。

虽然西厂来了个马后炮,让冷血等人心里不痛快,但没办法,自己也身有公职,只能体谅同僚,随即,冷血就脸色不好看的把男子交给了西厂。

在人已经被押走,事情平息后,冷血走到无情身边,想要安慰几句,却被铁手给拦住了。

这让冷血有点面色不渝,凭无情那刚强的性子,自己好不容易有一次英雄救美的机会,咋地?铁手还想抢功?

可随即冷血就察觉到了不对,在铁手的拦截下止住了脚步。

只见铁手脸色铁青,一只手拦住冷血,一只手指向无情,冷声问:“你不是无情,你是谁?!”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用过午膳的朱御头有点晕,这倒不是因为别的,而是在这个世界他终于看到了一样前世有的物品,那就是西域上贡来的葡萄酒。

葡萄美酒夜光杯,欲饮琵琶马上催。

午膳时,御膳房端上来西域刚上贡来的葡萄酒,一下就勾起了朱御的思绪,借着果香四溢的美酒,朱御不断的回想着前世的种种,一不小心就喝多了。

朱御这人有一点好,就是喝多了也不耍酒疯,就是犟。

看到皇上站都站不稳,直接把一旁伺候的太监和宫女全都吓傻了,别说搀扶了,如果有可能,他们都不想让朱御走路,想直接给他抬回去。

可朱御呢,非说自己没喝多,还跟他们说如果不信就是欺君,要诛九族的,这话一出,谁还敢多说一句?

不仅如此,朱御走到哪,身后就有一大堆人跟着,生怕出现什么意外,而朱御见到此情况自然是不高兴了,挨个把人撵走,说自己能回去,不用送了。

然后两方就在这僵持不下,这回就算朱御说破大天,那帮太监宫女也不敢走啊。

皇上的威胁,没准等到酒醒了,皇上就忘了,但要是就这么让皇上自己走?

诛九族可能不至于,但三族就没准了,反正保底就是这群人没一个能活。

就在这时候,闻讯赶来的伍公公,遣散了众人,自己一个人坠在远处,跟着朱御。

若是有心,别说喝多了,就算朱御清醒的时候,他也发现不了有心跟着自己的伍公公。

就这样,在没人跟着的情况下,朱御自由自在的往寝宫走,可走了没多大一会,他发现身旁的建筑越来越陌生,但朱御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走错了。

在这群陌生的建筑里慢慢走在,突然,朱御就发现了一座熟悉的别院,见到熟悉的坏境,朱御非常兴奋的向空气表示,自己找到家了,让‘他’别送了。

然后朱御就摇摇晃晃的走进了别院。

若是朱御在清醒的状态,他就会发现,这哪是他的寝宫啊,这分明就是安置王语嫣的别院。

伍公公也认出了这个地方,微提的心也放下了,不过,虽是如此,伍公公也安静的站在门口守卫。

再说屋内,躺在床上看书的王语嫣耳朵微动,听见了外面传来的脚步声,眼睛微微眯起,虽然没有其余的动作,但杀气自现!

可当朱御把房门推开,王语嫣看到来人时,凝聚好的气势不攻自破,且面容错愕,磕巴的说道。

“皇,皇上?臣......臣妾今日多有不便,无法下床行礼,还望皇上见谅。”

说完话,王语嫣就面色紧张的等待朱御的回复,可回复没等到,却等来了扑面而来的酒气。

见到朱御的时候,王语嫣还没怎么样,可当她闻到了浓重的酒气后,脸色直接煞白。

“皇上,臣妾今日不便,如果您需要服侍,还请去其他嫔妃那吧,皇上,皇上?”

王语嫣以为自己的说辞很好,皇上一定会体谅的,可她压根就想不到,朱御根本就听不见。

只见朱御鲁莽的破门而入,然后花了十分钟的时间关门,好不容易门关好了,朱御低头细看了自己身上一眼,然后发出疑问。

“咦?我衣服呢?谁偷的?”

这句轻声的自问如同惊雷一般的响在王语嫣的耳边。

王语嫣费劲的从床上爬起,伸出头看向朱御,往日里威严的皇上没有看到,却看到了她这辈子都没见过的东西。

‘咚!’的一声,王语嫣失去力气的砸回床铺,脸色通红。

随即,她就想起了什么,努力的想把自己缩在一角,但不知为何,她紧紧只是上半身蠕动,双腿依旧老老实实的横卧在床上。

还在纠结衣服被谁偷了的朱御,也听到了床上传来的响声,但好像他听到的不止这一声响,还有别的。

只见朱御一脸不耐烦的抬起头,冲着床上喊:“我知道了,马上就睡,你烦不烦人,老催,催什么,我不知道睡觉啊。”

朱御一边挪动着沉重的脚步,嘴里一边嘟囔着别人听不清的话语。

就在朱御即将到达床边的时候,王语嫣已经成功的把自己挪到了一侧,紧贴着墙壁。

‘咚!’的一声,这回是朱御砸向床铺的声音。

见朱御盖上被子后,就一动不动的睡觉,紧贴墙边的王语嫣暗自松了口气,可还没来得及高兴,眼前就再次出现了变化。

只见朱御勉强睁开朦胧的醉眼,双手不断的大幅度摇摆,像是在搜寻着什么,口中还呢喃着说。

“抱枕,我抱枕呢?我辣么大的抱枕呢?”

不好意思时间不充足,断在了尴尬的地方,订阅的小伙伴一个小时后辛苦刷新一下,一切为了全勤,辛苦各位了,麻烦体谅一下,谢谢

不好意思时间不充足,断在了尴尬的地方,订阅的小伙伴一个小时后辛苦刷新一下,一切为了全勤,辛苦各位了,麻烦体谅一下,谢谢

不好意思时间不充足,断在了尴尬的地方,订阅的小伙伴一个小时后辛苦刷新一下,一切为了全勤,辛苦各位了,麻烦体谅一下,谢谢

不好意思时间不充足,断在了尴尬的地方,订阅的小伙伴一个小时后辛苦刷新一下,一切为了全勤,辛苦各位了,麻烦体谅一下,谢谢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